今晚必中三码,今晚必中四不像动物,王中王,08848.com——黄州区最新新闻事件
主页 > 女性生活 > 文章列表

文化十分丨编剧张英姬:“三十”是内容 “而已”是落笔

发布日期:2022-01-11 07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年来,女性题材影视剧频出“爆款”,前几年的《欢乐颂》《我的前半生》,今年的《三十而已》《摩天大楼》,无一不瞄准了女性成长的议题。如何准确表达当代女性的困境?如何给予现实主义创作更深的思考?为此,《文化十分》记者对《三十而已》的导演和编剧进行了专访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编剧 张英姬:三年前大概有这个想法的时候,正好已经迈过30岁了,积累了一些阅历经历,一些真情实感的体悟,所以想写这么样一个关于30岁女人的故事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导演 张晓波:我当时第一次看到了这个故事的大纲,那时候我就心动了,因为那个大纲写得非常好。(记者:这次其实也是您跟编剧老师的第四次合作了吧。)对,我们俩十几年的时间,十年以上的时间。因为她从二十几岁的女孩,那时候还没有结婚,到现在孩子都很大了。我们俩这么多年,一路走过来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编剧 张英姬:男导演和女编剧首先一个女性题材上,两性之间的这种就有一些对问题的不同看法,肯定要争论。有一场我记得挺清楚,王漫妮签完大单,然后跟她的同事在KTV庆祝的那场戏,一开始那场戏我其实整个调性比较沉,因为我觉得在那一刻,即便签完单子了之后,但是这个女孩还是有一种没有安全感。那场戏后来晓波导演说,他觉得还是应该整个情绪扬上去,会更符合王漫妮其实挺飒的那么一个状态。我觉得他这个观点是很好的,他可能从男性对一个女性的欣赏来讲,他觉得调性扬上去会更好,我就很接受他的建议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导演 张晓波:我认为这个戏所有的角色都要有讨论,因为首先我们没做过这样的人物,我们也在探索其实在找,这个过程蛮难的。(记者:像每集片尾,最后这个小家庭的,是您加的。)对。我跟英姬聊过,其实我们还是想要一种幸福。其实幸福和什么有关,和地位有关吗?和金钱有关吗?都没有。和我们心里的对幸福的指数有关。我们戏里的三个女演员,她们为什么那么焦虑,因为她们对幸福的欲望,要比第四组(家庭)要高,所以她们这个幸福就不一定那么顺利地达到。第四组(家庭)每天早上出工,包括卖东西,烫手,她的瞬间,她也是欢乐,也有笑容,因为他们能在一块儿就是幸福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编剧 张英姬:剧情里展现的一些大家觉得颗粒感很小的那种,真实度很高的细节,可能都是得益于真实的故事和人物,他们给到我的启发。包括烟花公司这个设定也是我一个朋友家,他是真实的是家里头做烟花经营,我们还去澳门的烟花节,整个过程我都跟了一遍,包括剧里说到蓝色烟花特别易炸或者说不容易做出来,这些都是真实的采访得来的。像王漫妮奢侈品销售前期都做了大量采访,找到了专业的从业人员,进行了好几轮比较深度的聊、采访,会问到他们一些职业上的话术、习惯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导演 张晓波:我认为拍戏,第一位还是制作精细化,让它整个制作精细,我们得对得起(观众),人家掏钱要看的一个戏,我认为这个很重要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编剧 张英姬:林有有,我其实写出轨的这一部分,想表达的是10年这么恩爱感情的一对夫妻,然后在到中年的时候,面对一个比较强势的入侵者,这样一个婚姻的走向。我在剧本阶段,我没有特意扩大林有有的戏份或者是什么,所以最终引起这种争议,我自己也挺意外的。我觉得说作品它关注度可能比较高,这一点上对于编剧来讲,有好的方面就是接下来的创作,可能会有一些调整也好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导演 张晓波:这个人物的整体走向和人物价值,事先我们所有人都是商量好的,这个是不能改变的。因为这个你在拍摄当中还在犹豫价值观念的判断,那这个戏一定完蛋,那你就混乱了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编剧 张英姬:从一开始我的整个创作路径,我想得很明白,我是内容上要写30岁的女生,然后我的落笔一定是奔着“而已”去的。因为我自己人生态度有这么一个感觉,就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一种开阔感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导演 张晓波:当时我和英姬聊的,这个戏三个女人,她们的人生最大的不一样,钟晓芹就是爬山爬一半,看到底下有很多人,觉得自己待到这挺好的;那么顾佳就有一个很大的人生目标;王漫妮就是爬到山顶,她到前头还有一座山,她想再去那看看。王漫妮身上有我特别推崇的孤勇精神,每个人都保有一个巨大的勇气,永不妥协,让自己的生活永远都像新的一天。

  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编剧 张英姬:我们当时戏已经开机差不多一个月了,然后《致命女人》包括《浪漫的体质》就相继播出了。前一阵评论说是不是我们有借鉴,其实完全没有,这个时间上也不可能。但我觉得女性群像戏也好,女性题材也好,全球范围内的创作者都有关注到。我们的社会环境里,我们女性的角色也好,女性地位也好,我觉得是一直在提高,这是社会特别积极正向的一个进步。作为现实题材的编剧,你肯定是要真实地观察生活,真实地感受到这个时代一些新意,然后你把它记录下来,书写下来。

  在编剧张英姬看来,“三十”只是内容,“而已”才是落笔。在现实题材作品创作中,不刻意制造焦虑、也没有鸡汤漫灌,只有用心表现现实,才是丰满人物角色、触动观众引发共情和思考的唯一路径。